空調壓縮機産業規模分析:巅峰過後,下一冷年沒有妄想

                    

本文由 電器雜志 發表,轉載請注明來源!

2019 年 8 月 30 日,GMCC 曆史上累計第 5 億台空調壓縮機即将下線。從累計第 1 億台到第 5 億台壓縮機的下線,GMCC 僅用了 8 年零10 個月——這個已載入史冊的時刻,不僅展現了 GMCC 公司的輝煌成就,也成為中國空調壓縮機行業創造規模化巅峰時代的特寫。然而,在 2018 冷年創下輝煌的規模化巅峰之後,2019 冷年,空調壓縮機行業“疲态盡顯”。2019 年 7月,全國大面積高溫熱了這個空調冷凍年度最後的 10 天——全球變暖加劇,但空調行業卻已“冷風刺骨”。下一個冷年,行業沒有資格去妄想。

2019冷年,空調壓縮機行業擴産後“失速”

反觀當初,三年前那場将4000多萬台渠道庫存消耗殆盡的全國性高溫,如同“蝴蝶效應”裡那扇動的蝴蝶翅膀,開啟了過去三年空調行業近乎瘋狂地超高速增長。在同時期冰箱、洗衣機市場規模增速近乎為零的情況下,中國空調産業連續三年規模增速超過20%,這樣的增長令空調産業上下遊創造出一個又一個曆史巅峰、讓龍頭企業創下年營業收入2000億元的輝煌,也讓空調産業成為投資的“熱土”,産能開始極速擴張。

“用不了多久,中國家用空調的全年内銷量将突破1億台!”成為當時很多業界人士的共識。

然而,在2018冷年結束之前,《電器》雜志就已觀點明确:在又一個高溫到來卻沒有拉動零售的情況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空調産業沒有充足的動力繼續維持高速增長,産業下滑态勢即将到來。

零售市場的數據充分證明了問題的嚴重性。中怡康時代推總數據顯示,2018年8月~2019年6月(截至6月末2019冷年累計),空調市場零售額為17545891萬元,同比下降6.7%;零售量為5045.02 萬台,同比下降5.1%。在2019年上半年零售市場的不利局面進一步顯露,數據顯示2019年1~6月,空調市場零售額為12050343萬元,同比下降8.18%,零售量為3510.23萬台,同比下降5.57%。而尚未完成數據更新的2019年7月,當全國大面積高溫在7月下旬終于出現時,零售态勢已頹,由此可見,整個2019冷凍年度的零售數據隻會更糟。

在整體零售市場跨越一整年的頹勢下,空調整機及上遊零部件的銷售規模增速全面下滑。産業在線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2019冷凍年度轉子式空調壓縮機總産量為1.89億台,同比下滑2.11%;總銷量為1.91億台,同比下滑0.59%。而這一組數據相比上一冷年同比分别增長19.3%和17.8%。内銷的情況和空調整機一樣,并且下滑幅度更大。産業在線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2019冷凍年度轉子式空調壓縮機出口量為2725.38萬台,同比增長7.9%;内銷量為1.63億台,同比下滑1.9%。

比增幅失速更為嚴重的是下滑态勢的加劇,從轉子壓縮機的銷量走勢來看,從5月開始,空調壓縮機企業的排産開始逐月下調,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内都将保持這一态勢。

形成這種局面的過程其實顯而易見,自2019冷凍年度開始,空調行業就承受着内銷零售需求低迷、外銷貿易環境不佳的局面,但龍頭企業在前半年仍加大排産力度蓄水渠道,同期多家空調企業預判國際貿易環境不佳提前排産出口産品,導緻空調壓縮機行業在2019冷凍年度前半年仍然“不可理喻”的高排産,直至下半程後繼乏力。

《電器》記者從空調壓縮機排産信息中了解到,預計2019冷凍年度的總銷量為2億台左右,自2012年以來第一次出現下滑局面,對比過去三年的高增長,呈現出劇烈下挫的态勢(見表1)。

從圖表中也可看到,在2019冷年行業整體表現不佳的情況下,一些企業仍然創下了業績新高度。受益于美的奧克斯在整機銷售上的逆勢增長以及自身的效率提升和銷售服務水平提升,GMCC不僅實現了正增長,還創下了第5億台壓縮機下線新紀錄。海立則随着生産線逐步移至南昌而提升生産效率和産品結構,實現了産能順利擴大的同時銷量增長。除了這兩家,其餘壓縮機企業均未實現正增長。

由表1可以看出,在行業銷量從劇增轉為下滑的年份,空調行業的擴産風潮進一步落地投産,空調壓縮機行業的有效總年産能由上一冷年的接近2.5億台躍升至2.82億台——實實在在地創下了全球空調壓縮機行業的規模巅峰。

而站在空調壓縮機行業規模的巅峰,業界看到了什麼?

超過8000萬台的産能冗餘、增速由過去三年平均超過20%降為負數以及空調行業在銷售渠道中“恐怖”的庫存量。

下一冷年,哪家企劃容易做?

空調行業的産能巅峰震驚全球,而空調整機的渠道庫存正在震驚全産業。

據多方數據推算,截至本刊發稿時,空調行業内銷整體庫存已經超過5000萬台,雖然龍頭企業的庫存量占大多數,但傳統渠道出貨困難已成大勢。整個行業除美的與奧克斯之外,全部主流品牌都承受巨大的出貨壓力。

終端去庫存和渠道出貨成為2020冷年的重要課題,庫存難消化将進一步增大渠道的壓力,而去庫存的過程可能将是慘烈的。傳導至上遊,空調壓縮機的内銷訂單下降壓力将在很長一段時間内持續,而外銷訂單在去年底之前猛烈透支後尚未有緩和迹象。

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空調整機市場由美的挑起的價格沖擊,精準地挑戰着多家空調企業傳統渠道的高庫存狀态,而這一場價格戰遭遇去庫存的行業需求,令空調市場正朝“紅海大戰”前行。

顯然,無論是美的、奧克斯的主動降價,還是一些品牌去庫存被迫調價,無疑都将對上遊核心部件的采購産生影響。下遊市場的利潤折損,必将傳導至壓縮機行業,同時壓縮機行業超過8000萬台的冗餘産能也将如一座巨山壓在市場上空。

在産能冗餘巨大、下遊價格需求持續下降、整機訂單量持續減弱的綜合影響下,空調壓縮機行業将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多年前,冰箱壓縮機行業就是在這樣的争鬥中,淪為目前慘烈的低利潤、高産能、同質化競争形态,空調壓縮機會重蹈覆轍嗎?

下遊的市場需求不僅受到經濟大環境不佳、房産市場低迷、庫存高的影響,相比冰箱、洗衣機産品領域,空調換代晚的特征也亮出對生産企業不利的信号。空調的結構性換代主要集中在變頻與定速機型的切換上,但變頻市場自2009年就已經開始大規模培育,此後三年房産市場爆發,帶動新增空調市場持續爆發,空調行業爆發式增加用戶普及率的同時,變頻空調銷量也在持續增加。時至今日,空調的普及需求幾乎消耗殆盡,以變頻為核心的換代需求也并不強烈。換言之,在爆發增長了近10年之後,家用空調的結構性升級需求遠遠不及行業預期,甚至可以說,當增速也降為近年來冰箱、洗衣機的水平後,空調的升級更新需求可能還不如這兩個産品領域。

空調終端的市場影響甚至來自于競争對手本身。格力舉報奧克斯産品能效虛标之後,不僅奧克斯在銷量上受到影響,格力自身也遭受沖擊。此後北京市消協一個近乎“無厘頭”的抽查結論(全部達标,但實測值與明示值有誤差,被解讀為虛标),有衆多消費者認為是格力“自己打臉”。連續的不良事件毫無疑問影響了部分消費者對中國空調制造體系的信心。

即将出台的空調新能效标準似乎已成為眼下行業唯一的利好,它必将帶動空調行業的變頻化升級。但對某些空調壓縮機企業來說,是機遇還是挑戰還不一定。按照目前掌握的标準更新情況,2022年定速空調将成為市場的邊緣産品,未來三年,缺少變頻技術支撐和生産線調整能力的空調壓縮機企業,将面臨生存戰略的調整,要麼成功升級自己,要麼轉向出口市場。

而萬衆期待的消費刺激政策,在2019年5月後相繼出台了兩個,但真正落地且給行業帶來消費拉動作用的預期接近零。

相對有利的因素,來自于4〜6級市場。在農村電網改造程度越來越好、農村消費市場逐步升級、家用空調普及率偏低的情況下,這一分層市場被各界寄予厚望。但這一分層市場的銷售渠道正兩極分化,一方面傳統的代理渠道面臨嚴重的庫存壓力而無法順暢周轉,另一方面電商下沉和新渠道模式正在這一區域強力滲透。兩極分化導緻的結果竟是,渠道壓力小、電商平台業績出色的美的和奧克斯正在吃進這一市場紅利,其他品牌則效果不佳。

綜合來看,美的和奧克斯的主力供應商在未來仍有上升空間但産品利潤會受到影響,其他品牌的供應情況則要視品牌動向而定。2020冷凍年度,空調壓縮機行業保守估計将出現銷量進一步下滑的态勢,對空調壓縮機企業來說,維穩已屬不易,業績暴增已無從妄想。

(0)

本文由 電器雜志 發表,轉載請注明來源!